AddSuccess!
AddFail!

為什麼我要選台南市長?

再開機 台南 Tainan Restart

台南風華再現

停了八年的台南,需要一位有經驗、有實績的市長來「再開機」!

蘇煥智記者訪問


為什麼 台南要再開機?

為什麼年輕人必需離鄉背景尋找工作機會?

如何創造在地的經濟丶在地的工作機會?

 

一、民主國家形成,但良善治理出問題:

台灣自一九九六年總統直選已經二十二年,民主國家體制已經完成,也成為第三波民主潮流的典範。

同時台灣也面對中國改革開放積極投入全球市場,並提供誘因全力向台商招手。台灣產業加速外移中國,但新的産業投資卻未能支撐台灣進一步高值化的成長,而造成產業空洞化,導致台灣20年的薪資停滯。但房地産卻在中國熱錢席捲下,暴漲數倍,導致無殼蝸牛及年輕一代,已完全無法買房安居,而租金及育兒負擔沈重,更讓他們看不到未來。不婚不生逐漸成為常態,而自2001年以後臺灣少子化問題日趨嚴峻,已經持續蟬連全球出生率最低的國家超過10年。不祗是少子化狂潮,台灣也面臨快速高齡化及超高齡化社會的考驗,以及產業外移也造成結構性失業大量貧窮化的社會困局。

面對超過十年以上臺灣社會的困局,卻無能改善,甚至逐漸惡化,台灣的民主被質疑「空有民主」卻沒有「良善治理」;甚至被懷疑是否陷入「中等收入國家的陷阱」?

二、統獨之爭已成「良善治理」之爭:

台灣過去陷入藍、綠、統、獨意識型態的惡性對抗。但自2013年太陽花學運後,台灣內部年輕世代對台灣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的共識基本上已經形成。藍綠統獨意識型態對抗看來已是一個「世代問題」,將會隨著時間過去而逐漸變小。

太陽花學運後中國改弦易張,針對台灣青年提供誘因,吸引到中國創業。而今年更選在228公佈「31項惠台措施」。當有創意及技術的青年在台灣無法發揮,大量被吸引到中國創業,將更加快台灣經濟邊緣化。所以統獨之爭的核心,已經是台灣能否良善治理及經濟能否再興?

三、「聖王哲君」?或各地的「土地公」?

總統直選後已經歷了四位總統。但台灣已陷入困局,大家充滿無奈,大家檢討我們的憲政體制是否出問題?究竟應採內閣制?或總統制?或有國會同意權的雙首長制?但這樣的檢討卻難有共識。仍然停留在「聖王哲君」的問題。

其實民主更重要的是跟一般人民的生活最切身的地方政府。如何讓地方政府有完整的權能,可以提供人民更多的服務,並帶動地方產業經濟發展,提供更多就業機會,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聖王哲君」重要?抑或在地服務的「土地公」們重要?道理非常清楚,可惜長期受到陌視。

四、鴻海威斯康辛州投資案的省思:

最近鴻海集團決定美國威斯康辛州投資100億美元興建新的顯示螢幕工廠,聘用1.3萬名工人,州議會通過該州提供最高達三十億美元的稅務獎勵。

這件事在台灣引起很大的關注,大家也難以想像為什麼威斯康辛州可以幫鴻海減稅來招商?但為什麼台灣的地方政府卻不可以呢?

五、如何讓各地方動起來?

從鴻海威斯康辛投資案,讓我們徹底體悟,振興台灣經濟的第一個關鍵:

目前中央集權、集錢的威權體制,必須徹底解構,應重新建立一個「中央與地方對等」的「新伙伴關係」。中央應該把權力下放、財稅下放,讓地方政府有權有能。

我們主張應該廢止「中央統收統支」的「中央統籌分配稅款」制,而直接採取德國、中國模式的「分稅制」。

將跟經濟發展直接有關的所得稅、營業稅、貨物稅,由中央與地方直接分稅,並各分一半。對於較貧窮地區,則透過富裕地區及中央設立固定的區域平衡基金予以補助。

採取直接分稅制,各直轄市、縣市、鄉鎮市,皆有分稅誘因,自然會為了增加稅收而拚經濟。

六、馬政府錯了,民進黨要繼續錯下去嗎?

要振興經濟,要讓各地方動起來,採取「分稅制」増加地方財源,同時中央權力下放地方政府,縣市權力下放給鄉鎮市區,讓最接近人民的鄉鎮市區有權有能,如此自然可以全國遍地開花,由下而上推動台灣經濟振興。

由於地方長期財政困窘,各縣市期待跟直轄市享有一樣資源。馬政府時代沒有認清地方「求財若渴」才是問題的根源,而財稅下放才是根本解決之道。竟盲目推動六都政策,小小台灣,70%的人口在六都,30%人口在16個縣市,一國二制人民不平,並將台北治理型式強套在其他大面積的五都,導致115個鄉鎮市地方自治被廢止,改為官派區長,與國際民主潮流相違背,大開歷史倒車。

民進黨再執政後,更朝向比照六都,要將其他縣的198個鄉鎮市地方自治廢止,改為官派,開民主倒車跟馬政府時代如出一轍!

其實分稅制,中央財稅下放權力下放,才是振興台灣之道!

七、台灣不能再等!

蔡英文接任總統已經一年九個多月。我跟她都是1974年進台大,她是法律系,我是物理系,後來我從物理系降轉到法律系,成為她的學弟。原本對她帶領台灣人民走出困局有一些期許。

但小英政府上任後,對於台灣當前經濟困局及少子化、高齡化、貧窮化的問題,卻仍然沒有提出具體有效的對策。

照理應該朝向「經濟小政府」「愛心大政府」的方向,亦即在產業、經濟面儘可能減少不必要的干預及限制,但目前小英政府卻仍然抱持過往威權體制心態,太多不合理不合宜的限制,正綑綁著台灣經濟的手腳。這與我重視經濟自由、善用民力的理念衝突。

至於對於少子化、高齡化、大量貧窮化,則需要政府「聞聲救苦」提出更具體完整的政策來照顧這些弱勢,可惜這部份也沒看到小英政府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這跟我個人一貫弱勢優先,建立完整社會安全網的理念有距離,也與民進黨創黨的初衷相背離。

每一次經過高鐵站看到愈來愈多無家可歸的人,內心總是無限的感慨。總覺得我們的民主運動對基層甘苦人沒有交待!

經過一年九個多月的觀察,我不得不承認,小英政府及民進黨高層的政治經濟社會路線,已經偏離了振興經濟及照顧弱勢的基本路線,如果繼續留在民進黨內,已無法再對台灣有所貢獻。

但台灣真的不能再等!人民也不能再等!
我在此鄭重宣布退出參加了27年的民進黨。
離開民進黨,大家還是朋友!在捍衛台灣的大道上,大家還是同志!



為什麼我要參選 台南市長?

在縣長卸任後,我到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當訪問學者四個月,主要是回到故鄉台南參政已經20年,但世界的科技丶經濟丶國際政治及地球環境均有重大的結構變遷,所以希望沈澱丶思考這些問題..

一、為什麼沒有再選立委?

有長輩及朋友問我為什麼不留在台南繼續參選立法委員服務鄉親?我當時了解如果我要選一定是可以選上;但想到民選民代辛苦的跑攤文化及個案服務其實是辛苦的勞力密集行業,應該留給一些年輕人去歷練;但國家更需要的是要有政經法學專業訓練、又有實務民代及治理經驗的人去思考整個國家的大計。

二、柏克萊大學研究:

我在美國四個月思考世界的新局及台灣如何因應?主要是三個方向:

1、台灣過去傳統以歐美為國際政經中心的思維,在面對中國崛起及亞洲崛起的國際新舊秩序衝突變遷中,台灣應如何因應的對策?

2、而面對行動數位智慧(智慧手機)時代,新科技對台灣的政治丶經濟、商業模式丶社會的衝擊,台灣將如何乘勢而起?

3、2008年的高油價帶來全球經濟雪崩,而逐漸加遽的氣候變遷(颱風暴雨愈來愈大),也為地球石油經濟文明敲下醒鐘;綠色永續能源成為搶救地球文明的一環,也是未來全球競爭力重要的一環,台灣如何因應?如何化危機為商機?

三、台灣經濟振興之道:

其實民主更重要的是跟一般人民的生活最切身的地方政府。如何讓地方政府有完整的權能,可以提供人民更多的服務,並帶動地方產業經濟發展,提供更多就業機會,這才是最重要的。地方經濟起飛國家才能強盛。

回到台灣後,我繼續關注中國崛起丶亞洲崛起後台灣經濟發展的挑戰及契機,並陸續完成「台灣經濟振興之道」十篇專論,並提供給蔡英文主席作為她參選總統的政策參考。

四、台灣地方再生運動:

作為故鄉的遊子飄泊到台北,卸任後我一直關心台灣南北差距持續擴大,城鄉差距擴大,甚至直轄市內部(包括台中丶台南丶高雄)的城鄉差距也是加速擴大的問題。為什麼年輕人必需離鄉背景尋找工作機會,如何創造在地的經濟丶在地的工作機會?

雖然我在縣長任內開闢了三個工業區(永康科、樹谷科、柳營科),一個蘭花園區丶奇美博物館、雲嘉南國家風景區、西拉雅國家風景區、台江國家公園等重大建設多少對創造在地經濟有幫助,但因為產業的營業稅丶所得稅、貨物稅都是中央的稅收,地方收不到稅(地方祇有土地稅及房屋稅),造成雖然地方認真招商,但稅收卻由中央獨享,這種不公平的現象,卻一直沒有人提出檢討。而這正是台灣地方貧窮化,地方發展困難的關鍵。 這些問題如何在制度上徹底解決,並針對台灣「在地經濟如何振興?」,以及「直轄市是否應該恢復區地方自治?」作國際比較制度研究,我們並將硏究成果準備出版專書「台灣地方再生運動」!

五、台北參選及轉折:

3/3我在台北以「台灣不能再等待!」,「經濟小政府丶愛心大社會」,宣布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台北市長,當時主要是判斷「民進黨在台北市是九成以上不會提名」,所以可以借由台北媒體中心的地位,可以好好宣傳「分稅制」、「直轄市區自治」、「地方再生」的政策理念,也可以為故鄉台南的發展一併發聲。
後來民進黨在台北市正式決定提名姚文智,戰局成為藍綠白三足鼎立,而台北媒體環境表面上是多元,但實質仍是藍綠對抗基本格局,所以連宣揚理念的空間都很困難,所以許多朋友建議我回故鄉參選。

六、台南是我永遠的家:

2012年年底為了生活需要,我在台北重新執業律師,但為了彰顯台南作為台灣歷史文化首都的故事,我把事務所命名為「大員」法律事務所。大員(台語發音)就是台灣最早的名稱,也是台南最早的名稱。「重現台灣歷史文化首都」,一直都是我無法忘卻的夢想及使命!

而無論是推動「分稅制」「直轄市區自治」「地方再生」運動,台南正是煥智在制度檢討的原型,回到台南宣揚這些理念就是為了解決地方邊緣化的根本處方。 舉個例子,為什麼台積電一年繳了661億元的稅收,台南市除了房屋稅的零頭收入外,幾乎全部由中央政府收走,這樣對台南市丶新竹市公平嗎?為什麼台積電繳的稅不能夠地方也分一半呢?

如果地方政府也可以直接分到企業相關稅及所得稅,則台灣各縣市丶各鄉鎮市都會有更大的誘因來推動地方經濟及產業,地方的就業機會就會大增。

七、升格後,經濟反而衰退:

台南縣市合併升格直轄市已近八年,但2017年營業銷售總額比合併當年2010年還少7%,表示升格直轄市後反而經濟衰退,大家更窮了!
而有22個鄉鎮市區人口減少幅度比合併升格前減少幅度更擴大,這代表升格直轄市不但沒有發揮互補效果,均衡城鄉發展,反而更加速鄉鎮地區的邊緣化。

八、房屋稅追溯15年,全國第一:

在經濟下滑的情況下,賴院長在市長任內不但房屋稅漲了81%,而且還創下房屋稅調漲全國唯一追溯15年的追稅第一名。因為追溯15年受影響的戶數將近12萬戶,多徵稅額每年約22億元,八年就176億元,人民有苦難言。
台南人正期待「一個興利的政府」,期待有「更好賺吃的生活環境」。經過二個多禮拜跟老朋友徵詢,我決定回到台南市參選市長,希望能夠為台南鄉親打造「一個興利的政府」。如果當市長,我將停征追溯15年,已征者退稅。

我會代表市府向大家道歉,建立不會硬拗的公務文化,公務人員是要服務市民,不是服務市長。

九、再現首府風華:

台南是台灣歷史文化的首府,也是惟一人口不足二百萬人郤能升格直轄市的例外,如何再現歷史文化首都,是全臺灣人民共同的期盼。
煥智對台灣歷史文化有深厚的興趣及研究,是推動台南再現歷史文化首都最得心順手的推手;目前剛獲得承認為台灣原住民的平埔族群,也是煥智從立法委員到台南縣長任內大力推動的成果。八年前我就大力提倡台南應該重建17世紀熱蘭遮城,這一個將台灣納入大航海時代的世界文化遺產,正等待大家共同作夢來實踐它!
後來民進黨在台北市正式決定提名姚文智,戰局成為藍綠白三足鼎立,而台北媒體環境表面上是多元,但實質仍是藍綠對抗基本格局,所以連宣揚理念的空間都很困難,所以許多朋友建議我回故鄉參選。

台南,我從來沒有離開!

讓我們共同努力,一起來推動「地方再生」「再現首府風華」!

蘇煥智簽名

訂閱電子報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隨時掌握建設資訊,與我們共同打造大台南綠化休閒、人文藝術、低碳環保、歷史古蹟、經貿中心「全球地標城市」,讓台南市再開機。